谁在收藏中国:去国外博物馆找寻中国文物

2018-03-13 10:14 谎言69050357

+订阅喜欢就订阅吧

谎言69050357
了解更多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海外各主要博物馆收藏的中国文物达十万件以上。中国历史悠久,文物浩如烟海,为外国博物馆及公私机构收藏是不可避免的,并不全都是‘流失海外’。本文为您详细介绍了目前中国文物的海外收藏现状,并整理出藏有较重要中国文物的海外博物馆名单,以供诸君参考。

  撰文:罗秣

  亚瑟 赛克勒大厅是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陈列中国佛教艺术的特别展厅,出自山西广胜寺的元代壁画、云冈造像、河南淇县东魏李道赞等五百人造像碑等杰作济济一堂。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曾经在一次演讲中说:“故宫收藏了上万件来自外国的文物,但是都是来路清晰的,是从海外贸易、商品交流、使节纳贡汇集而来的,不像大英博物馆、卢浮宫、大都会博物馆等收藏着很多来历不明的别的国家的文物。”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海外各主要博物馆收藏的中国文物达十万件以上。中国历史悠久,文物浩如烟海,为外国博物馆及公私机构收藏是不可避免的,并不全都是“流失海外”。

  以来源分类,海外藏中国文物至少有以下几种:

  武力抢掠文物

  庚子年八国联军侵华是武力抢掠导致文物流失最集中、规模最大的一次。包括紫禁城、中南海、圆明园、颐和园、官署和王公府邸在内的财富集中遭到军队洗劫。被劫文物的精华部分被各国皇家机构收藏,同时也有大量被军人私藏的流入欧美民间收藏。许多民间收藏又以收购和捐献的形式最终流向各国博物馆。另须指出的是,当时的西方人对中国文物并无认识,军队的抢掠行为主要针对“金银财宝”,而不是系统性的文物掠夺,所以如果从现在博物馆评估文物价值的标准来看,八国联军抢掠的东西许多并不高明;另外,因为“不识货”,洗劫过程中有的珍贵文物没被看上而躲过一劫,但也有不少遭到破坏。

圆明园全景

  圆明园文物,诸如石碑、石刻等基本分散在北京,而金银玉器则主要集中于英国大英博物馆和法国枫丹白露宫,如这件景泰蓝套壶。

  国外探险队收集文物

  19世纪后期西方列强出于战略和地缘政治需要在远东地区展开考察,采集包括地质地理信息、矿产、动植物标本、民族学资料和出土文物在内的多种情报。造成中国文物流失情形严重的是各支中亚探险队在中国新疆、内蒙、甘肃丝路沿线地区的活动,俄国、英国、法国、德国、美国、瑞典和日本在那里各组探险队进行了多次考察和发掘活动,非法带走大量文物,主要包括敦煌文物、龟兹文物、吐鲁番文物和黑水城文物等。但须指出,彼时国家孱弱,缺乏现代国家主权意识,又对西域文物完全无知,一开始时对外国探险队的活动并不加过问,有时甚至给予大力支持。

  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藏彩绘泥塑无头菩萨坐像,出自新疆库车库木吐喇石窟。

  新疆图木舒克村九间房出土的供养人头像,法国吉美博物馆收藏。吉美藏的新疆文物大多是伯希和带领法国西域探险队,于1906年和1907年间在新疆发掘并收集的,被称作“伯希和特藏”。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木质彩绘舍利盒,出土新疆库车苏巴什佛寺遗址,为大谷光瑞探险队在20世纪初在新疆的收集品之一。1902年、1908年、1910年,大谷光瑞先后三次组织考察队,到中国的西北地区以及中亚、犍陀罗(今巴基斯坦白沙瓦)、印度等地探险考察,他的收集品主要藏于日本京都国立博物馆、韩国首尔博物馆和中国旅顺博物馆,且以旅顺博物馆保存数量最为丰富。

  盗掘后流出文物

  经过清末的中西碰撞,国门大开,西方对中国古代艺术理解渐深,同时由于西方进入现代化时期,公共博物馆和现代学术机构大量涌现,造成的结果是:国外公私收藏机构与古董商开始在中国市场上搜求文物,使得本来就历史悠久的文物盗掘之风愈演愈烈。民国时期盗掘流出的文物不计其数。不过,收购盗掘文物者不独外国人,盗掘文物经过合法的中间商洗白就可以正常转卖,因此出境的盗掘文物中也不乏“手续合法”者。但有几宗比较臭名昭著的西人亲自盗掘古墓值得一提:如怀履光(William Charles White)和兰登华纳(Langdon Warner)盗掘的洛阳金村大墓,王涅克(Leon Wanniek)盗掘的浑源彝器。上世纪二十年代末,日本学者梅原末治曾游欧美,费三年时间遍访流出海外的中国青铜器,编成《欧米蒐储支那古铜精华》七卷巨制,收录安阳、金村等地流出铜器 547 件,加上日本本土的统计,基本可得流失海外铜器全貌。而如今进行时态的文物流失根本无法统计。

  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药师佛佛会图》壁画,出自山西广胜寺下寺西壁。

  美国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藏《炽盛光佛佛会图》壁画,出自山西广胜寺下寺东壁。

  地上文物方面,中原几大石窟损失极为惨重。佛教石造像素不在中国传统文玩之列,只为西人所重,所以早期石窟的破坏都与跨国文物商有关,最著名者有日本山中商会将太原天龙山石窟的佛头几乎一网打尽,古董商卢芹斋经手盗卖的磁县响堂山石窟,还有纽约大都会远东部主任普爱伦(Alan Priest)下订单雇琉璃厂岳彬盗凿龙门古阳洞帝后礼佛图等。另外西人还直接与寺主暗中交易,盗买古代寺院中的壁画塑像等文物,著名者有洪洞广胜寺巨幅元代壁画、北京智化寺明代蟠龙藻井等。

  纳尔逊藏北京智化寺智化殿藻井,由史克门1931年在北京购得。智化寺共有三座藻井,两座流失海外,除了智化殿的这座,另一座万佛阁藻井现藏于美国费城博物馆。

  近年有学者对响堂山和天龙山造像的流散做了整体研究,其成果涉及到国外博物馆对这批艺术品的收藏状况,摘引如下:

  入藏响堂山石窟相关文物的海外博物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费城宾大博物馆、华盛顿弗利尔-赛克勒美术馆、纳尔逊 - 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哈佛大学福格博物馆、丹佛艺术博物馆、圣地亚哥艺术博物馆、弗吉尼亚艺术博物馆、底特律艺术博物馆、波特兰艺术博物馆、伍斯特艺术博物馆、克拉克艺术学院博物馆、纽约摩根博物馆、多伦多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伦敦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斯德哥尔摩远东古物博物馆、苏黎世利特伯格博物馆、甲贺美秀美术馆、大阪正木美术馆、大阪东洋陶瓷博物馆、仓敷大原美术馆、墨尔本国立维多利亚美术馆。此外为私人收藏。

  响堂山石窟菩萨头像,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藏。宾大博物馆和位于华盛顿的弗利尔美术馆是全世界收藏响堂山艺术最精华的两大博物馆。自1910年始,响堂山石窟就开始遭到人为的、有计划的盗窃,包括完整的单体造像、诸多雕像的头部和手部,甚至一些重要的浮雕也被从岩壁上凿下拿走,之后通过国际交易市场陆续被博物馆和私人收藏者收购。

  入藏天龙山石窟相关文物的海外博物馆:东京国立博物馆、东京大学文学部陈列馆、东京出光美术馆、东京根津美术馆、大阪市立美术馆、大阪正木美术馆、神户香雪美术馆、京都藤井有邻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波士顿艺术博物馆、哈佛大学福格艺术博物馆、华盛顿弗利尔 - 赛克勒美术馆、纳尔逊 - 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西雅图亚洲艺术博物馆、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檀香山艺术博物馆、多伦多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伦敦大英博物馆、罗马国立东方艺术博物馆、科隆远东艺术博物馆、苏黎世利特伯格博物馆、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莱顿国立古物博物馆。此外为私人收藏。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天龙山石窟坐像。天龙山石窟包括自东魏至北齐、隋、唐代盛唐期各代所开凿的24个石窟,其中雕刻有200多尊佛像、菩萨像以及飞天像。1920年代,日本经营古董的山中商社勾结当地和尚,在短短的几年内,将石窟内的几百件上至东魏、北齐,下迄唐代的精美石刻盗卖殆尽。今天,大部分天龙山石像还在日本的私人收藏家手中,密不示人;少数被分散至欧美各大博物馆中收藏。更让人愤慨的是,山中商社为了攫取暴利,还将造像身首分离,分别出售,损坏极大。如今去天龙山,几乎找不到一尊完整的造像。

  大都会藏的唐代菩萨头像,出自天龙山21窟,其身躯部分由中国从日本回购,现在中国国家博物馆造像厅展出。

  九十年代以来,国门重开,“古玩热”又起,盗掘之风比前代只有过之,而且其背后主导者有实力深不可测者。当代之事,只能指望后人还原了。

  通过以上渠道流出海外的中国文物,大多数属于非法性质或至少因之“含恨”,因此可以归入“流失”之类。以下两种则不然。

  文物市场交易

  清末以来,宫廷和宗室流出文玩数量巨大,促成市场空前活跃。传统中国文玩的类别(金石书画竹木牙角)与西方收藏机构感兴趣的方向(从考古和西方美术史角度切入)起初差别甚大。所以民国时期的本土古董商常按客户群区别为:本庄、洋庄、东洋庄等,其间交易的文物类型各有不同。不过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西人也开始重视中国传统文玩,尤其是书画。这方面做出巨大贡献的是日本人和中国文物商。例如通过两任日裔远东部主任冈仓觉三和富田幸次郎的努力,波士顿美术馆蒐集了可以傲视整个西方世界的顶级中国书画收藏;卢芹斋则为其他几大中国书画收藏重镇如大都会、纳尔逊、克利夫兰等做出了巨大贡献。他曾经得意地说,其最大成就就是教会了洋人什么是真正的中国艺术。

古董巨商卢芹斋

  卢芹斋的卢吴公司是跨国文物交易的代表。前面提到过的山中商会也是当时与之齐名的文物巨商。稍晚还有至今仍相当活跃的意大利 Eskenazi 家族,比利时的“青铜女王”Gisèle Cro?s 等等。文物巨商之所以“巨”,在于什么货都搞得到,搞得定。这中间的细节,当然就不能细说了。所以通过这类渠道流出的文物,大多数介于合法流出与非法流失之间。

  中外交通、贸易

  中西交通历史悠久,中国境内出土的外国文物早过先秦,外国自然也保有通过交流而获得的为数众多的历代中国古物。这些古物集中在几条主要交通路线的沿线国家:丝绸之路(中亚、西亚)、西南丝绸之路(印度、巴基斯坦、阿富汗)、海上丝绸之路(东亚、东南亚、南亚、西欧、北非)。虽然路叫做丝路,但其实最大宗的出品当然是瓷器,尤其是海上丝路。海上丝路沿线国家基本上都有数量众多的外销瓷或海捞瓷收藏。

大英博物馆藏元青花龙纹大瓶

  另外,佛教从印度输入后,又汉(藏)化并输出,几个接受汉(藏)传佛教的国家,包括日本、朝鲜、越南、蒙古,也就各自保有一定数量的中国佛教文物,其中尤以日本为最。日本寺院众多,历史久的大多保有年代古老的中国佛像、法器乃至书画和其他文物。其中翘楚自然是正仓院。


来源:明清家具之家

0
微信
朋友圈
阅读 1020
收藏 举报
都看到这了,发布一篇艺讯吧
新闻 图录 发文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