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猖獗,别赖出土文物市场

2018-07-19 11:32 猴也疯狂

+订阅喜欢就订阅吧

猴也疯狂
了解更多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处处盖房挖路,无意中发现了不少墓葬,南越王墓就是盖楼挖地基的时候被发现的。

除此之外,沉寂了近三十年的盗墓活动也重新发作,因此确实有不少出土文物流到国外。

有些中国人看到许多中国古物流到了海外,大感愤慨。认为有外国人收购,才造成中国盗墓的猖獗,其实这种看法可谓倒果为因。

外国人来中国收买文物,在晚清才开始;而中国人盗墓,起码已有2000多年历史,不应该把盗墓的帐算到外国人头上。

中国人过去盗墓,只想找到金银财宝,并不重视文物价值,让文物遭到重大破坏。有些文物,是因外国人开始收购,其商业价值得到重视,才免于遭到破坏。

拿唐三彩来说,过去中国人认为这些陪葬品不吉利,没人要,因此大量遭到毁弃。我们看两岸三地(北京、南京、台北)的故宫旧藏,都没有任何唐三彩;现在馆藏的,都是后来别人捐赠或馆方购买进来的。

由此可知,过去在中国,从宫廷到民间,没人要这种陪葬品;后来外国人开始收购,唐三彩才获得重视跟保护。

又譬如元代青花瓷器,明、清文人都认为「俗甚」而不屑一顾;民间也无人珍藏,多将之用损。目前最精彩的一批元青花反而落脚在土耳其,藏于伊斯坦堡的托普卡比宫(Topkapi)美术馆。

大多数中国文物「流落」到海外以后,都被洋人当作宝贝,受到珍藏、展示与研究,身分比在国内要尊贵得多,文物的价值也得到充分的发挥。

例如安阳时期商代青铜器的纹饰断代,现在国际上都以密歇根大学教授Max Loehr 的分类为准,这就是外国人的研究成果之一。

另外,澳洲堪培拉大学的Noel Barnard教授曾私人赞助香港中文大学的张光裕教授,赴中、日、欧、美、澳、纽各地,将所有博物馆藏的中国青铜器金文(即铭文)拓、摹编成十大册文献,足见外国汉学专家保护中国文物之用心。

中国大陆出土文物的外流,跟大陆的文物法有关。该法规定,凡出土文物一律归国家所有,任何私人买卖均属非法。

这个规定如果能彻底实施,会封杀出土文物市场,将出土文物的商业价值减低为零。理想上这个办法可以让大众把碰见的出土文物都缴给政府保管,盗墓也会失掉利益诱因而为之消弭。

但实际上,喜爱中国文物的并不限中国人,许多的外国人对中国文物非常欣赏。结果中国出土文物的市场都在国外,文物贩子自然会千方百计把文物运到国外出售。

看到这种情形,中国政府也努力跟外国政府交涉,希望外国也能配合,让中国出土文物市场在全世界都可以消失。如果这个策略成功了,那是否在中国盗墓就能绝迹,地下文物从此就可安枕无忧了呢?

前面说过,埃及、中国盗墓有几千年的历史,而出土文物有国际市场不过一、两百年;所以有无文物市场跟盗墓没有关联。有关连的,是有没有把财宝带到坟墓里去的习惯 !

今天美国很少听到盗墓,为什么呢 ? 并非美国人比较高尚守法;如果美国人的墓里也有金银财宝,美国穷人照样会去偷盗。警卫森严的美国银行都有人敢去抢,没人管的墓地怎会不敢去挖呢?

所以封杀出土文物市场,完全无助于遏止盗墓,反而妨害文物的保护。

因为「没有市场」,会被社会大众解释为「没人要」;商业价值减低,会被解释为「不值钱」。「没人要、不值钱」的东西要民众细心去保护,可能很难。

过去中国甘肃一代发现许多史前彩陶,当地人看这些彩陶笨重、巨大,没地方放;又没人要、不值钱,于是纷纷将之打破丢弃。

如果这些彩陶能公开买卖,甚至开放外销,相信世界需求会很大,东西自然会获得保全,不致大量被毁。

又比如北京首都博物馆藏有明宣德的洒蓝钵,在受到征集之前,被农民拿去喂鸡。这件东西非常稀有,国内现存没几件(当然假的除外),农民为什么会拿这么重要的文物去喂鸡?

很简单,因为该农民不懂文物的价值,只懂值不值钱;看碗不值钱,不拿去喂鸡,那拿碗干甚么呢?

另外,把出土文物全部交给国家也非万无一失。

现代政府施政、用钱是要得到百姓同意的。政府机关收受大量的文物,能否编列足够的预算,来妥善保管、研究、展示这些「没人要、不值钱的东西」?恐怕问题不少。

上海博物馆前馆长马承源先生有一次在香港跟我聊天,他说当时旧馆不敷使用,想申请经费兴建现在的新馆,但迟迟未获上头批准。

有人建议他,用国际行情估算一下当时上博馆藏文物的市场价值。他做了估价,大约值60亿美金;于是他再上签呈,说这么高价值的藏品,难道不应该盖个比较妥善安全的场所来保管吗? 结果经费很快地批下来。

这个例子说明,封杀了文物的市场价值,不仅民间不会善待文物,要政府编列庞大预算来保护文物也有困难。

2012年4月17日,意大利那布勒斯的Casoria Contemporary Art Museum美术馆,点火烧毁馆内珍藏的一件现代画作,以抗议政府大幅削减艺文预算。这项激烈举动还得到许多意大利艺术家的声援。

由这个例子可以看见,政府的资源不是无限的,全赖政府来保管文物往往超出政府的能力。

把文物全部收进公立博物馆还有一个大问题;虽然博物馆常常办展览,但受限于场地,能展出的比例很低。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品有150万件,只能展出9000件,不到1 %;台北故宫藏品有80万件,只能展出3000件,不到千分之四。

虽然故宫常常轮展,但热门的藏品人人要看,很难拿掉不展;因此文物有重复者,例如瓷碗,或档次稍差者,可能永远没有展出的机会。

政府花大钱,盖大房子来保存文物,却让许多文物与大众永远绝缘,像以前被帝王锁进深宫的嫔妃,这样十分可惜。

民间赏玩不到真文物,只好成天跟丑怪的赝品为伍,不能传承先人的美学,造成文化的断绝;这也令人遗憾。

藉封杀市场来消除盗墓活动,已经证明是失败的。

防止盗墓一个有效的方法,就是动员当地居民共同来参与。如果能让当地居民从防止盗墓中,分享部分利益,那一定会有奇效。

可能的方法之一,就是墓葬文物经考古挖掘后,有特殊意义者交给政府,其余予以估价,然后凡在当地居住达十年以上的居民,都可以分得估价的若干成数。这样居民才会把脚底下的文物当成自己的财产来守护。

以现在的情形来说,居民如果参与盗墓,有利益可以分享;防止盗墓,却一点好处也没有;那您想居民会选择站在哪一边呢?

来源:雅昌艺术网论坛

0
微信
朋友圈
阅读 391
收藏 举报
都看到这了,发布一篇艺讯吧
新闻 图录 发文 我的